故事集

「你無法想像一個全校不到 300名學生的國中,有一半以上,生活離不開『菸、酒、檳榔』吧?!」陳老師在花蓮某鄉鎮一所國中代課屆滿一年,她發現當地學生家庭大部分都是原住民與客家人,80%都是「隔代教養」下長大的孩子 .....
一個子宮癌末期的老母親,帶著重度智障的兩個兒子住在不大的矮屋裡。第一次隨著里長夫妻去探訪的時候,是個悲傷的場景。 母親已經虛弱到無法整理家務,兩個兒子卻只能用著空洞的眼神各自喃喃自語著。屋內味道很重,潮濕混和著無奈的尿騷味。 里長伯輕輕搖著頭 .......
新竹市區的陳姐妹不良於行,拖著疲憊的步伐,透過天主堂耶穌會的呂社工,來到恩友中心新竹教會求助。陳姐妹在同工的詢問下,才緩緩的說出了她的遭遇。人性的堅強,總是敵不過現實生活當中無情的打擊,原來惟一賴以過活相依為命的親生子,雖是智能不足,但頗懂得孝順母親......
幾位成功大學和中山大學幾位熱請青年組隊參加某創意競賽活動,突發奇想結合社會關懷的理念,與台南恩友中心合作,希望藉此在慣常的舒適圈外了解弱勢族群的生活,手心向外,幫助在些在你我周遭的大哥大姊也能藉由販賣文創商品,享受應有的就業權利,以及努力耕耘所換來的薪資收。......
夜裡,從他的家中走出來,我仰望天。 突然悲傷的跟上帝說話:親愛的上帝,我可不可以不要再看見這麼多的悲傷呢?有時候,這些悲傷壓的我好難受,壓的我喘不過氣來 ........

恩友月刊

2016年11月報 2016年11月報 林弟兄一家四口是921集集大地震的受災戶,因著當年的這場震災,全家人都壟罩在擔心害怕中,以致林弟兄的妻小皆罹患憂鬱症,目前家中經濟全靠林弟兄從事資源回收的收入,家庭困境中」想而知。
2018年 8月報 2018年 8月報 目前獨居的金花姊每週日都會來聚會,從未缺席過,但今年3月,她騎摩托車停在路口時,被一輛車速極快的摩托車撞擊,左腳開放性骨折,左腳掌幾乎脫離左腳,原以為會需要截肢,但是感謝 神的保守,經過四次手術才保住了左腳,但仍需再觀察及回診就醫,聽到此消息真是令人震驚和不捨…
2017年 10月報 恩友2017年 10月報 kitty第一次過生日。 原本我們只想買個小小的蛋糕讓她高興一下的。 承蒙蘇敏雄先生聽到這個消息,立刻請人送來大蛋糕一個,小岩燒蛋糕10個,餅乾一批。原本我們只想買個小小的蛋糕讓她高興一下的。 承蒙蘇敏雄先生聽到這個消息,立刻請人送來大蛋糕一個,小岩燒蛋糕10個,餅乾一批 ......
恩友月刊 2010年 6月號 李前總統來訪(恩友月刊 2010年 6月號) 「李前總統來訪感言」 5月17日星期一,正值李執牧忙碌調動各教會經費時,無意間接到台北恩友中心許順德傳道來電說:「李總統來訪!現正在台北恩友中心!」他本人因在板橋載送物資,無法抽身趕回,故要請李執牧立刻前往接待。 「李總統到北恩!」對這個毫無預警的消息,李執牧驚喜得啞口無言,同時也回想起不久前曾去拜訪李前總統……。
恩友月刊 2012年 12月號 恩友月刊 2012年 12月號 創設基督教恩友中心的執牧李政隆,曾經是佛教雜誌發行人,也曾以自己的建築師專業設計過國內多座的知名道教廟宇,但下半生卻選擇基督教信仰,因為他認同基督教積極入世的理念,堅定的信仰也支持他全心投入恩友中心的服務志業。 六十四歲的李政隆維持全國恩友中心營運的重擔。罹患遺傳性多囊腎病變,並沒壓垮他的意志和樂觀態度,「將自己的生命交給上帝」。

媒體報導

邱琮皓/台北報導 中秋佳節人情濃!秉持著回饋社會的信念,昇恆昌免稅商店多年來持續捐助基督教恩友中心,不但捐贈近45萬元物資經費,更出動志工團隊,在恩友中心南港、淡水、基隆3個分部協助發送中秋物資,要讓恩友中心族群感受中秋佳節氣氛。 昇恆昌成立20年來,在董事長江松樺長期灌輸「以人為本、社會公益為導向,利益大眾」的理念下 .......
多年來,由牧師李政隆創辦的恩友中心,每日供餐給街友,並提供收容、醫療和輔導他們就業,造福許無法溫飽、無家可歸的民眾,因此,李政隆被稱為「貧窮人的牧師」,恩友中心更被稱作「嗯友大飯店」。 恩友中心是長期以來一直供餐給街友的慈善機構。2003年,李政隆接受耶穌的感召,在板橋成立第一間恩友中心 .........
記者翁聿煌/專題報導 恩友中心九年來照顧的民眾超過三萬餘人,其中大台北地區各恩友中心每天的午、晚餐,都來自連鎖免稅商店昇恒昌企業的長期贊助,持續六年從未間斷,每天由昇恒昌中央餐廚多煮額外份量的菜餚,並派車載運至恩友中心,減輕恩友中心很大的供餐負擔,若無昇恆昌企業的無私奉獻 .......
「我實際年齡六十九歲,以前的我總認為錢不是錢,要就有了;死過一回來到恩友中心,四年半間,看到這麼多被社會遺棄的人仍被真心接納,我也在此重生;今年的我四歲半。」──郭清河 六十九歲的郭清河曾是四、五十年代台灣最大合板木業林商號家族的女婿 ........
社會上許多看不見的角落,有著形形色色被世俗所放棄、被認為「無用」之人,有的是自甘墮落、有人是犯罪之身,或貧病交迫、無依無靠,但在最底層的世界,仍有人努力洗清過去的罪惡,靠著「自助助人」的方式重新站起,他們不奢求被接受或原諒,只需要一個機會 .......